「新加坡女兒」:新加坡雖然繁榮富裕,但卻是「國富民窮」

新奇小马 2020/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新加坡前進党候選人袁麒鈞(54歲)第一次參加選舉就出征單選區,勇敢單挑在豐加北已服務了四屆的衛生部兼人力部高級政務部長許連镟。

袁麒鈞接受《聯合早報》「報告選民」華語直播節目採訪時,說得一口流利華語令不少線民眼前一亮。

那究竟她是什麼來頭呢?

袁麒鈞過去20年曾在中國跨國企業擔任高級管理職務。她曾任職於中國山東省海灣石油中國公司首席執行官,和在佛山電器照明有限公司擔任首席財務官,佛山照明是中國深圳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

在中國打滾了20多年的袁麒鈞,華語自然難不了她。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袁麒鈞其實是從英校畢業的。

為何參政?

袁麒鈞坦言,她曾經也像普通新加坡人一樣,不關心政治。

不過她一直都很欽佩陳清木,因為對方已到了享清福的年齡,但為了國家和人民,還是決定出來創黨。

去年10月回國度假時,她曾拜訪陳清木,對方邀她參選,她留下一句話說:

「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國家需要我,我會站出來。」

今年3月底袁麒鈞接到陳清木的長途電話請她隔日趕回國,於是她就毅然辭職回國投身於政治,沒給自己留一下回頭路,希望能全心全意地應付大選。

袁麒鈞說,她真的在24小時內乘搭飛機回國。當時只拿了一個小背包,衣服和其他用品都還留在中國。

為何急著回來?

袁麒鈞透露說,前進党當時猜測李顯龍總理會在4月4日在國會上宣佈要舉行大選了,這意味著時間不多了,因此非常緊張。

豈料,當時宣佈的其實是實施冠病疫情的阻斷措施(Circuit Breaker)。

袁麒鈞坦言,雖然她的事業已經可以讓她在退休後和家人享受很好的日子,但她發現新加坡雖然繁榮富裕,但卻是「國富民窮」,很多人仍面對高生活費的問題。

不少人質疑她離開新加坡這麼久,還瞭解新加坡嗎?

袁麒鈞在早報的直播中多次強調自己是新加坡女兒,希望回來照顧「生病了」的家園,代表大家說出心裡不敢說的話。

袁麒鈞昨晚也公佈自己的豐加北五年計劃,強調要利用過去20多年在中國管理運營上市公司以及如何將虧錢的公司「起死回生」的經驗,把中國好的」東西「搬來新加坡,將豐加北打造成為一個具有特色的市鎮。

通過這個專門為豐加北居民定制的「家園」(HOME)計畫,袁麒鈞希望能為居民在生意、事業、教育等方面提供支援:

「希望能在豐加北培養出新加坡的馬雲」。

如果當選,她將考慮在社區內舉辦電子競技比賽、程式設計馬拉松等活動,吸引更多年輕居民參與。

「我從中國回來時,發現新加坡在數碼領域這方面已經落後很多了。所以我才想要學以致用,用我在中國累積的經驗來幫助國家發展。」

作為政治新人能如何挑戰「票後」許連镟?

豐加北原議員許連镟首次當選是在2001年,當時她是豐加集選區議員之一。該選區後來在2011年被劃成單選區,許連镟在那年和2015的兩屆大選都高票當選,得票率超過七成,是名副其實的「票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當被問及自己作為政治新人能如何挑戰許連镟時,袁麒鈞說:

「我瞭解民生,因為我也是在窮苦家庭裡長大的,所以我會盡心盡力。雖然我知道我有一些不如人的地方,比如這是我第一次參政,可是我會用心。我覺得只要我用心,什麼都不怕,我也相信大家會給我一個機會。」

現年54歲的袁麒鈞在事業上闖出一片天地,但她並非一出生就有著優渥的生活條件,而是靠著堅持和毅力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袁麒鈞出生在貧苦家庭,是家中老大,有五名弟妹,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分居了,生活一直比較清苦。

她形容自己是「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十幾歲就出來打工,17歲時就一個人做三份工作:白天到一公司當電焊工,然後擔任一名小女孩的家教老師,晚上到夜市當流動小販擺攤賣東西。晚上把自己關在廁所裡讀書,只因怕吵到家人。

因為一直是半工半讀,袁麒鈞28歲才完成大學學位,32歲獲得澳洲墨爾本維多利亞大學MBA財經碩士學位,然後再用五年時間完成美國甘迺迪大學國際工商管理博士的全部課程,取得博士學位。

袁麒鈞在訪談過程中一再表示會與選民同舟共濟,如果當選,她會搬去豐加北,然後將辦公室設在該區的咖啡店內,讓選民隨時能找得到她,而且也會定期上門走訪居民。

她昨晚在早報的直播中也透露,自從阻斷措施放寬後,特別是在過去的七天裡,她花了很多時間走破了兩雙鞋和該區選民聊,借此瞭解大家的需求以及心聲,希望能避免「你給人的東西可能是人家不想要」的困境。

紅螞蟻有一天在豐加北的咖啡廳用餐時巧遇袁麒鈞,的確看到她花了很長時間和個別居民聊天,不像是那種在大選期間「握握手,請投我一票」的候選人。

為了在這短短的「拉票期」讓更多該區選民認識她,她也用自己的跑地牛經驗在武吉甘柏地鐵站喊口號派傳單。(海峽時報)

用戶評論